白果果

【灿勋】眉目成书8

眉目成书8

    “咧咧,你能站起来吗?”  
    “……”
    “咧咧?”
    “……”
    “咧咧你睡着啦?”
    “……”
    “朴灿烈!!别仗着我喜欢你你就装死啊!”吴世勋吼完朴灿烈后一脸忐忑的看着他这脸,得了,这是真睡着了,亏他刚才还心悸了好一会儿。
      朴灿烈:手指一动

……

      世勋拖着朴灿烈到了浴室,他是不是应该放一盆冷水给朴灿烈醒醒酒呢?可是朴灿烈又没给他洗过澡,他不知道要放多热的水啊。顿时感觉自己有点废,不对,他可是贵族,贵族不会放洗澡水是很正常的,于是一点自责也没有了。完全忘记刚才还趴在地上处理不明液体的是谁……

……

         朴灿烈喝的昏昏沉沉的,但是吐过之后便好多了,他本来打算走的,他太失败了,竟然把世勋宠成了别人家的,那种自己好不容易养好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真是……
        当他半撑起身子时,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毛脑袋的属于者正低着头擦洗着什么,看不到表情。那人突然站了起来,惊的朴灿烈赶紧躺倒装死,然后听见那人说他喜欢他,是软糯年糕音。
        他忽然又有点期待。

……

         吴世勋把朴灿烈丢在浴室门口,见那人丝毫起来的意思都没有,瘪了瘪嘴,转过身就把裤子脱了。身后的人瞪大了眼睛,妈呀,今天还有这么好的福利… 朴灿烈心理活动还没完,眼前就没有了白花花的大腿,人已经走到了里面。
        其实吴世勋拖裤子的理由很简单,他得试水温啊,可是手试的和脚试的不一样啊,他也没有办法啊,虽然想起咧咧刚才在酒吧的话他的确很生气,但是,好歹是喜欢咧咧,那就没办法喽……
        等世勋试好水温后,内裤已经湿了个透,其实他也不想的,但是他蠢啊,一摔就摔到浴缸里他也是拒绝的,屁股可疼了……
        本来被丢在浴室门口的朴灿烈已经挪到了洗手台那儿了,他觉得生活真是太美妙了,这生日礼物真是无比满意啊。他现在真的觉得朴痴汉这个称呼太适合自己了,这个位置虽然是瓷砖地面,有点冰,但是那修长白皙的双腿真的是治愈。(脑补痴汉脸)

……

        吴世勋从浴缸里爬出来去拽朴灿烈,咦,我的错觉吗?这方位不太对啊。
       像拎小鸡崽那样,不对,是像拽猪那样,把朴灿烈连人带衣服的投入浴缸。然后?然后就得给脱衣服了……你问为什么不脱了衣服再给放进浴缸?你当我们昏是真蠢啊,在地上是会着凉的好吗……
       
……

         世勋跪在浴缸边脱朴灿烈的带帽衫,可是衣服湿了就粘在身体上,可着劲的粘,吴世勋在忙活十分多钟无果后,生气了,不顾自己刚换的内裤的感受,一步跨进了浴缸,“信了你的邪哟,看今天我扒不扒的光你哟。”
        于是就着这个体位很快朴灿烈就成了半裸,上半裸喽。
      
……

        朴灿烈本来装死装的就难受,明明自己痴汉了那么多年的对象就在面前,还是男友衬衫一样的诱惑,可是他只能闭着眼睛装死,他也很绝望啊……
        被浴缸的热气一熏,刚刚消散的酒气又涌了上来,灿烈有点云里雾里的,眼睛就从紧闭变成了眯着,最后索性睁开,就光明正大的看着正趴在他双腿间解着他皮带的人。
 
……

         朴灿烈看着世勋柔顺的头发,自从自己瘦了之后,这孩子就什么都听自己的。从前染着奶奶灰,彩虹色,红色,茶色的头发,就变成了良好的黑色,在没有怎样刻意的发型,头发顺顺的。
         这孩子被他宠着,除了上下学,别的是时候家门都不愿出去一下,就是这样,孩子却又有好的身材,就像现在正躬起的腰肢,白皙,柔韧,又蕴满了男人的爆发力。
         白贤告诉他,如果他稍微注意一下世勋交过的女朋友的话,就会发现,第一任的有一双胡桃杏眼,第二任有一对精灵耳,第三任是一位乐于助人的孩子,第四任虽然胖胖的,却笑的很好看。
        
……
        就这么朴灿烈一晃神的功夫,吴世勋就已经欢呼着把朴灿烈的裤子扯到小腿了。
         吴世勋一抬头,妈呀,咧咧你咋醒了。
吴世勋正想着,嘴里就把话已经说了出来。
       “咧咧啊,你什么时……唔……”
         吴世勋话没说完,一颗大脑袋就凑了过来,然后,他看清了朴灿烈到底有多少根睫毛,眉毛和下眼睑距离是多少。
         朴灿烈看着世勋的眼睛,里面有的是惊讶与猝不及防,并没有能让他心凉恶意与反胃。眼里的笑意不由得更甚,将两人吻在一起的唇稍拉开些距离,说“世勋啊,哥没有说过,和别人接吻的时候闭上眼睛是对对方最基本的尊重吗?”不过是说一句话的功夫,吴世勋的脸却一路红到了脖子,咧咧说话的时候嘴唇一直在碰我的嘴巴诶,就像我喜欢的人亲了我好多下诶……
        世勋刚乖顺的闭上了眼睛,朴灿烈便将人揽向了怀中,起初是唇瓣与唇瓣之间的摩挲,啃咬,只是越吻着越觉得食髓知味起来,便想将舌头送入面前人的口中,试探性的向前,却没有发现咬紧的牙关,舌头一探入对方的口中,便感受到了笨拙的迎合,递上来的小舌倒没有先接下,朴灿烈舔舐着世勋的牙齿,舌尖灵活的扫过他的齿列,一遍又是一遍,世勋又忍不住将舌头递了上去,灿烈这次却又是将舌头滑出了口腔,舌尖描绘着面前人唇的形状,在唇上辗转厮磨,过了片刻又果断的撬开了他的嘴唇,舌尖轻灵的一挑,吻又开始加深,舌尖又巧妙的打着旋,随后又甜腻的交缠起来 ……
         世勋被挑逗的又羞又恼,却还是揽住了那人的脖子,继续这个绵长的吻。

……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些喘,好像比赛一样,看看谁诉说的爱意更加深一些。
         先反应过来的是世勋,本来被亲的有些迷糊的孩子忽然脸色爆红,连忙按着朴灿烈的胸站了起来跑到了卧室,把灿烈去年送的轻松熊紧紧的抱在怀里。朴灿烈看世勋毛毛躁躁的便跑了出去自己瞬间也清醒了一大半,赶紧就从浴缸里出来拽了个大浴巾就跑了过来,把浴巾往世勋身上一披,便蹲下身来,他想看看世勋现在的状态,是不是,他们终于可以成为恋人。
        摸了半天后颈,世勋被才安抚了下来,温驯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很想和他在一起,还说自己真很喜欢他,自己会负责的。朴灿烈被自家小孩萌的不要不要的,连那会儿在酒吧里都闹剧也来不及细问便把孩子推到在床上,谁知道自己正火急火燎呢,自家孩子却一直盯着自己身后。
         朴灿烈只当是在害羞,自己低下头去在孩子的锁骨上细细啃咬,舔舐,撇到了孩子脖颈上的那一颗痣,便凑上去用牙齿啃咬,吮吸,忽然听见头顶“唔”了一声,便赶紧用手撑起身子,只看孩子的脸一片血血模糊,嗯血血模糊,朴灿烈立马被惊萎了,自家孩子这是咋了,姨妈上错高速了咋的。
         朴灿烈赶紧问怎么了,只见孩子指了指镜子……镜子上是朴灿烈肌肉充实美型的脊背,还有充满爆发力的腰,和,嗯浑圆的屁股,虽然被内裤挡着但因为湿了水,内裤正紧紧的贴在臀肉上,那曲线,好不风光。
         灿烈再看了下身下血血模糊的脸,顿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勋啊,你这是看着我的身体流鼻血了吗?”
        “……啊?流什么?”
        “鼻血啊。”
         [立马头偏,晕]
         “一时兴奋忘了孩子晕血了……”


    
   

【灿勋】眉目成书

眉目成书7

      电话被接通了。
     “……”
     “喂?朴灿烈?”
     “嗯……这么晚还没睡呢。”
     “咦~恶心死了,你好好说话。”

     “……”
     “唉,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谈过恋爱,你也从不问问我为什么。”
     “嗯?难道还和我有某种关系??”
     “你还是这么没自觉。”
     “哈?朴灿烈,你半夜给我打电话别告诉我是为了数落我!”
     “你生什么气啊,我还没生气……”
     “你在哪呢?说话怎么像舌头被扯着似的。”
      “你家小区附近的那家酒吧……”
      “我家?卧槽!朴灿烈!你丫打错电话了吧!”
        “嗯?”
        “不可能,我,嗝,没喝醉……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清醒着啊,你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多清醒啊……”
      “朴灿烈你等等!你说什么呢,你丫不会是直的吧,直的咋俩就友尽啊!”
       当然朴灿烈是没有听到这一句的。
       

       电话被挂断了,朴灿烈愣了愣,终于伏下了挺直的脊背。
       “咧咧?”
       熟悉的叫法让刚刚陷入趴倒的人又坐了起来。一转过身就看见一个人影撞过来。
      真的是撞过来的。
      本来世勋是喝了粥准备去送白贤的,可刚走出小区,就接到电话,说朴灿烈在这,你说不要管?怎么可能,这个人可是他喜欢的人。
       世勋一进酒吧就看见趴在吧台上的朴灿烈,走了几步又不敢过去了,白贤看他一脸新媳妇见老公的羞怯模样不禁翻了个白眼,麻蛋,那小子是个痴汉啊,你忸怩个什么啊!!于是很干脆的推了一把。
       撞在灿烈身上的世勋还没来得急自己反应,就被灿烈一把推了开,灿烈看清来人,在看了看他身后的白贤,不禁冷笑了一下:“吴世勋,你刚刚在电话里说我恶心的气势呢?你来这儿是什么意思?”世勋转过头看了一眼白贤,白贤做了个无奈的手势,意思是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在朴灿烈眼里却变了味,笑意更深。
      “咧咧,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酒?都这么晚了……”
      “你也知道今天今天是我生日啊!那你为什么不来?”灿烈摔了手里的酒杯,他盯着面前比自己低那么点的人,只觉得这人不一样了,明明刚才电话里的态度那么恶劣,现在在白贤面前却……
      “咧咧啊,我今天胃病犯了啊……”
      “每次都是这样,约好去游乐场你犯胃病,想要去看电影你又犯胃病,现在连我生日你都不愿意了,你就那么恶心我吗?!”
      “咧咧你……你说什么呢,我这胃你知道的啊,一乱吃东西就……”
      “那你不会不吃啊,明明知道要和我出去,还那样乱吃,一次两次就算了,你算算因为这个你放我多少次鸽子了?”
     “咧咧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你别那么说世勋,世勋这几年被你惯着照顾着,你不知道他身体什么样啊!”
     “白贤你够了!你明明知道我对他什么意思,你在做什么?这么晚了你们一块儿出现算什么!”
       白贤听这话听的一惊,快速打量了一下醉醺醺样子朴灿烈,又打量了下蔫了吧唧的世勋,本来打算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就又咽了下去,眼睛却出奇的亮。
       世勋委屈了,明明是你这几天疏离我的,明明平时胃疼的时候都有你的,突然你就不管我了,我只有你和白贤的。
      “朴灿烈,我不知道你今天怎么了,但是我真的没说过你恶心,咱们先回家好不好?”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说:“不用了,陪你们白贤吧,您那儿可不是我家。”
     “朴灿烈,你耍酒疯有个限度好不好,明明是你不搭理我在先,你交女朋友我也不能阻止是吧,那你都交女朋友了我怎么知道你还管不管我,你过生日办party我总不能把你这主人公叫来给我煮粥吧,我……”
       “昏昏,别说了,瞧你那眼睛红的呦,灿烈都睡着了根本听不见你说啥,咋们是不是先……”
       “弄我家去吧,他十天里有九天都睡我那儿。”
       “……”

……

     “昏昏呐,钟大来接我了,我走了哦,你也赶紧收拾收拾睡觉去,那个醉鬼就扔到沙发上好了,反正死不了,你记得要……”
      “白贤啊,你赶快下去吧,不然人二该上来了。”
      “得嘞,有了朴痴汉就用不上我了,唉,薄情啊薄情,那我走了啊,不用想我。”
       “想你才有毛病!”

……
      吴世勋看着在沙发上睡的憋屈的人,过去就拽起腿,一拖到自己卧室,就赶紧跑到客厅找小板凳,把人挪到小板凳上,在拖到床上,就这么简单的动作,硬是把吴世勋折腾了一身臭汗。
       吴世勋可没照顾过人,一时不知道从何下手,只能回忆着朴灿烈照顾他的做法,擦脸,脱鞋,。
      然后,然后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然后
     “呕……”
     “!!!”
……
     世勋觉得肯定是之前灿烈照顾自己照顾的太好了,现在该他还一点了。认命的拿起拖把、抹布、卫生纸等一系列东西,开始一脸嫌弃的收拾那一坨不明液体。
       收拾完那坨后他又觉得为什么床上的不是一大坨,相比于朴灿烈,不明液体好清理多了。
      “啊……对了,朴灿烈得洗澡啊……” 
   

下一章重头戏hhhh
   
    
       
        

决定he还是be的时候到了!!你们希望接到灿烈告白电话的是谁呢?

眉目成书6

        吴世勋觉得自己活了十几岁见过的美女都太庸俗了,眼前的人随便一个笑都能甩她们一条街。
       “灿烈?”
       “世……世勋啊,怎么了,我这样子很奇怪吗?”
       “不是,我就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好看,要是我以前知道,冒着犯罪的危险我也要饿你几周!!”
        “那你,喜欢我这个样子吗?”
        “不喜欢,你这个样子太好看了,我身边的妹子都会被你勾搭去的。”
         原本听到这句话,灿烈是有些失落的,可是他一抬眼看见世勋弯着的眼睛,就觉得这半个暑假的不是人过得日子也变得像苹果派一样,酥酥甜甜的。

……

       这就是他的回忆啊,朴灿烈一边拨弄着手机的电话簿,一边感慨。他其实想用“仅仅”这个词来修饰刚才的这一段回忆,但是如果这样想他又会觉得自己太过于贪婪,毕竟世勋他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他还能给他这么多,如果说破,是不是连平日的一点小暧昧也被判处死刑呢。
         朴灿烈又放下了手机,继续喝着面前的酒水,又是几杯下肚,这次,他又想起来白贤告诉他的一些重要又不重要的事情。

……
      
       白贤说,这大学生活啊,和高中倒没什么两样,因为他住着宿舍,除了多了些睡觉和处对象的时间。可是对于灿烈就不一样了,世勋在学校附近(坐车到学校时间小于两小时都算附近)租了房子,因为没了吴爸吴妈,所以朴灿烈几乎包揽了关于世勋的一切事物。
……

        生病了?别急,我这就来你家。
        饿了?想吃我做的还是出去吃?别急,我这就来你家。
       什么?今天胃不舒服?别急,我帮你点到,下课我就来你家。

……

         对于发生的这些变化,白贤表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最吓人的是吴世勋自从朴痴汉瘦了后就没交过女朋友好不好!难道朴痴汉已经把我们可爱的昏昏吃干抹净了??”
        旁敲侧击,明示暗示的问过世勋后,白贤得到的总是“啊?我不谈对象很奇怪吗?”   的回答。白贤甚至送过世勋一瓶叫做“润滑剂”的东西,当时世勋是这样回答的:
      “润滑剂?你怎么知道我缺这个,正好晚上和咧咧能用到……”
         白贤:震惊.jpg
       
         于是当伯贤第二天兴冲冲的问他感觉怎么样时,世勋一脸纯良说:“你给我的那个润滑剂质量真好,昨天我和灿烈吃完晚饭骑自行车遛弯,半路车链子掉了,要不是这个,灿烈就得捎我回来了。”

         白贤说,就像他对象说的那样,宁信黄河没有水,不信灿勋没一腿……

……(回忆杀终于完啦)
      
        朴灿烈彻底糊涂了,不过到底是喝酒喝糊涂了,还是被世勋对他的态度搞糊涂了,谁又有资格下段言呢?

         灿烈又把手机攥在了手里,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世勋家
   
       “昏呐,你今天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啦,你要知道,上了大学后你一周给我打的电话不都超过三个,我现在都觉得一月五块钱的亲情网都费钱,明明是咋们三个人的,倒是便宜了你和朴灿烈……”
      “白白啊……你看我如此虚弱,这个小小小小事咱就不谈了啊,您不能先给我口热饭吃……”
       “我这不是给你煮粥呢嘛。”
       “我想吃皮蛋瘦肉粥嘛。”
       “得了,昏昏呐,我可没朴灿烈那手艺,我在家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能吃上我做的白粥,你就偷着乐吧,钟熊都没这福气。”
       “……”这里有一只白眼勋出没。
       “我就知道,人二肯定是你派来的,二人最可真严,怎么着也不说是谁的卧底……”

       “嘟……嘟……”
       “诶?这时间怎么还有人打电话……”


          

         

      
       


【红白玫瑰】by白果果

红白玫瑰

玫瑰他也给了很多人。

吴世勋是一个特殊的人,并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好看,或者是脑子有多聪明,他的特殊,是因为他有社交恐惧症。

说实在的,社交恐惧症在心理疾病上算最好医治的了,他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爱他的,同时他也爱的人。

在吴世勋工作之前,他都觉得,自己找不到爱人了。什么?你说亲人的爱也行?笑话……你以为造成他社交恐惧症的罪魁祸首是谁。

公司来了一位新人,胡桃杏眼,有一对精灵耳朵,看着就让人想亲近。

你好,你是朴灿烈吗?

这是十二岁以后世勋第一个主动说话,并且被回答了的人。

嗯,我是。

或许是一个人太久了,世勋也渴望朋友了,在这个契机上,正好有那么一个温柔的人出场。

世勋是一个长得很漂亮而不自知的人,因为社交恐惧症,他通常认为是自己的模样太吓人,人们才会疏远他,所以,去跟朴灿烈搭话的时候,他也是忐忑的。

他们成为了朋友。

朴灿烈似乎很喜欢这个朋友,每天早上都会放一株玫瑰在吴世勋的办公桌上。有时是”悄悄”地,有时是当面给的。世勋有时会觉得不妥,但是自己是经理,一个人待的办公室,又会有谁瞧见了去呢。

世勋终于在餐厅吃午饭
世勋终于在餐厅吃晚饭
世勋终于可以步行回家
世勋终于愿意上街逛街了
世勋第一次进KTV
世勋第一次去应酬
世勋……

当然,这些事都建立在朴灿烈也在场的基础上

吴世勋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他和朴灿烈,有他抛弃他的妈妈,有疼爱他却早已死去的后爸,有曾经用热水烫伤他手的继妹。
他们,在举行婚礼。

猝不及防的被闹铃声音打断了梦,世勋坐起身脸红了又红。自己,好像喜欢上了朴灿烈。

世勋去他的心理医生那儿复诊,好消息是自己的社交恐惧症在和朴灿烈成为朋友一年后,已经痊愈了。坏消息是,自己可能得了,嗯,妄想症。

妄想症?怎么可能呢?世勋想也不想便否定了这个诊断。

世勋依然每天都能收到一枝红玫瑰。
红玫瑰代表爱情,那是不是可以代表朴灿烈是有些喜欢我的。吴世勋大胆的猜想。

公司年会,每个人都会参加。
世勋穿着深蓝色的西装,好巧不巧和朴灿烈是一个系列。
真像个夫妻。朴灿烈的朋友调侃着。

人人都当这是一句戏言,世勋却红了脸。

年会上,朴灿烈喝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给他敬酒,说谢谢他的花什么的。

一心想着告白的世勋选择性忽略了这一句话。

灿烈喝醉了,世勋说,我送他回家吧。

世勋把朴灿烈送回了家,趁着自己的酒劲也上来了,便跨坐在了朴灿烈的跨上。
“朴灿烈,你介意同性恋么?”他有点忐忑。
“嗯?”朴灿烈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世勋的声音,有一丝清醒。
“同性恋?怎么了,没什么介意的呀。”只要不发生在我身上。还有后半句没说,朴灿烈便又恢复到了醉酒的状态。
“那朴灿烈你听好了,我喜欢你,爱你,想要你。”世勋觉得脸已经烧红了,要不是醉酒,要不是他爱朴灿烈爱的那么深,他是万万不能说出这种话的。
那句爱你刺激了朴灿烈,他把世勋扯倒在身下,细细密密的吻上了他的脖颈。

与其说是吻,倒像一只小兽在啃咬一样。

一切来的猝不及防,什么准备也没有。吴世勋的感受只有一个字,疼,撕裂般的疼。但是他又觉得幸福着,因为疼痛是他唯一爱的,唯一爱他的人,朴灿烈带来的。

早上,世勋伸手,没有碰到一个可以带给他安全感的胸口,有的这是早已凉了的,本是朴灿烈睡的位置。

他想动一下,可是那种疼痛真的是他从来没有受过的。他掀开被子,腿间是红白混杂的粘稠液体,床单上也有一片这样的东西。吴世勋又红了脸。

他很清楚自己是没办法上班的,发条短信请了假,便睡着了。他的二十三年中,没有哪一天比这一天睡得安稳。

第二天,他还是没办法下床。
第三天,……
第四天,他终于可以走动了,这四天中,朴灿烈一次都没有回来。

吴世勋慌了,他有不好的预感。
闯了两个红灯。
到了公司后,他第一反应冲向朴灿烈的办公桌前,人呢?为什么桌上什么也没有?是升职了吗?他跑到自己的办公室,不对,今天没有玫瑰,昨天的也没在,前天的也没在……

他辞职了。

吴世勋觉得,这个世界,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并不好笑的玩笑。

他,被朴灿烈抛弃了。
很快他就改变了这个想法,因为在朴灿烈不在的三个月中,他知道了,玫瑰并不是只有自己有,玫瑰他也给了很多人。

朴灿烈并不是只陪自己吃饭,唱K,应酬,他是有求必应的。

吴世勋终于知道,对于朴灿烈来说,这只不过是一次一夜情而已,不同的是,这次是个男人。

他收到了请帖,同样的,整个公司都收到了请帖。

吴世勋西装革履,梳着背头,拿着一直白玫瑰,出现在了现场。
相同的是,整个公司的人,每人一枝白玫瑰,公司的职员告诉他,朴灿烈当年每天都会给他们一直红玫瑰,是因为希望在他婚礼的时候,能有很多人给他的妻子一枝白玫瑰。

朴灿烈更喜欢白玫瑰,他觉得,红玫瑰是带着欲望的爱。

吴世勋看着台上的朴灿烈,那么帅气,胡桃杏眼中不再是跳脱的活力,而是一江秋水,情谊绵绵。

吴世勋看着他们拥吻,看着他们交换戒指,看着他们拿着结婚证展示。

从头到尾,朴灿烈都没有看他,或者说,根本没有看见他。

婚礼后,吴世勋收到了一封简讯。
世勋啊,对不起。那天我们都喝多了,但我也听到了你的告白,如果你是真的爱着我,那就把那一天当成一场美丽的意外吧,当然是对你来说。我现在过得很幸福,我知道你是一个理性的人,那么我们便做各自的陌路人吧,如果你爱我,答应我。

终于,溃不成军。

世勋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去找朴灿烈哭诉,也没有在新娘给自己敬酒是给她一巴掌,说,朴灿烈是我的。

两个月后,吴世勋去了心理医生那,接受了治疗,他选择进了疗养院。

吴世勋妥协了。因为他找到了妄想症的病源。
嗯,朴灿烈。
他觉得朴灿烈爱他,他是在妄想。

进了疗养院之后,吴世勋越发不愿意和人相处,社交恐惧症又复发了,再者说,一群心理病人,怎么可能去交朋友。

疗养院里待了一月,吴世勋又去复诊了。真是残忍啊,自闭症。

医生想要让吴世勋把那件事说出来,医生知道世勋心里有一件事,一件对他伤害很大,却又很重要的事,只好说出来,再调养一段时间,完全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是吴世勋除了看着他,什么样不说。

后来,吴世勋染了头发,染的时候,和发型师聊着天,嘴上浚着笑容,说:“给我染个红玫瑰的发色吧。”发型师笑着调侃他痴情,居然为了女朋友染红玫瑰的颜色。

再后来,吴世勋死了,吃了安眠药。

他躺在那个床上,穿着黑色的西装,神态安详,好像还带着笑意,幸福的像个孩子。远远的的望去,好像一朵红白玫瑰。

床头上放着一张纸条:“我爱你,所以我答应你。”

警察赶来的时候,床上的人早已沉寂。
屋子里没有身份证,没有手机。
门口的监控里只有今天的画面。

邻居说,这个人昨天才租的这间房子,这间房子是几个月前被一位叫做朴灿烈的先生卖给他们的。

后来,朴灿烈也被叫来了现场,他说,这个人叫吴世勋,是我曾经的上司。我和他,嗯,不熟。

再后来,吴世勋的墓前,每天都会有两枝玫瑰。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即使噩梦依然绮丽
怎么冷酷却依然美丽
甘心垫底,衬你高贵
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
一撮玫瑰,无疑心的葬礼









眉目成书

眉目成书5


        世勋开始追隔壁班的班长了,灿烈一天天也蔫蔫的。因为白贤和世勋是好哥们,自然和灿烈关系差不到哪去,白贤看着一天天萎靡不振的灿烈有些担心,却有没有办法。
        他看着世勋每天放学后站在隔壁班门口等人,看着他拿着毛巾和水在篮球场边喊加油喊的大汗淋漓,看着他和他坐在一块吃饭,看着世勋和他在一起时脸上的红晕……
        “灿烈啊,你说我还该做什么啊。”世勋难得中午不去送那人回家,灿烈本来和世勋一块走还是挺开心的,可是,世勋这句话一出,灿烈却垮了脸,“世勋。”灿烈停下来,双手按着世勋的肩膀,即使脸上一脸胶原蛋白,却还是能看出的胡桃杏眼专注的盯着世勋的眼睛:
       “世勋啊,喜欢一个人就去强吻他啊,要是他也喜欢你,你们就在一起了啊,要是不喜欢,你也不亏是不是。”
         灿烈好像是在对自己说一样,明明盯着世勋,眼睛却没有焦距。
         后来,在领完成绩单后,世勋对他说:         “对不起哦,你不用等我了,钟大说放学会等我……还有,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不会这么快就和钟大在一起的……”
         灿烈笑了笑,说:“世勋啊,不用谢我,这是你的魅力啊,说不定,他本来就是喜欢你的。”就像我从来只喜欢你一样。

        灿烈好像生病了。
        灿烈希望自己不要那么喜欢吴世勋。
        灿烈希望自己能像电视里演的男二一样,看着主角幸福就好了。
        灿烈被嘲笑了。
        灿烈晚上没回家。
        灿烈在公园的亭子坐了一晚上。
      
……

        好像是一夜之间的成长。
        
……

      
        距离去大学报道只有十天了,可是朴灿烈却一点收拾行李的意思都没有,虽然不出去玩了,但整天整夜的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朴宥拉觉得灿烈生病了,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只觉得他眉间有郁气,为了弟弟的健康着想,她联系了一下白贤,别问她为什不找世勋,她也想啊,可是弟弟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样,没有ins,没有微博,没有脸书,没有QQ,没有手机号,她也很绝望啊……
     

        白贤到灿烈家的时候已经黄昏了,门是开着的,他倒也没有见外,兀自走了进去,刚进门的他就被眼前的事物吓了一跳:明明是黄昏的时辰,屋子里却像是冬日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如果用“猪窝”来形容灿烈的屋子那都叫用词不当……
        “灿烈?灿烈啊……”
        “……”
        “朴灿烈!!!”
        “白贤啊……”
        “妈呀!!!朴灿烈你要死啊!要答应就好好吱一声,你这半死不活的调子我还以为无常索命来了。”
    ……
        啪的一声打开灯,白贤环视一下屋子,诶,不对啊,朴灿烈人呢,正打着问号的时候,床上传来了弱弱的声音:
       “白贤啊……我在这儿呢……”
         一阵毛骨悚然
……
         白贤看了床上一眼,这体积,瞅着不对啊……难道朴灿烈已遭毒手???对啊,刚才说话声音都有问题……啊啊灿烈君,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内心活动完,白贤顺手就抄起台灯,站在床边随时能跑掉的位置:“灿烈,你还好吧……”见那人要翻身转过来,白贤不禁虎躯一震(?)
      “白贤啊,我姐找你来的吧。”
      “……”
      “咋啦?说话啊,难道是世勋让你来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何方妖孽!!快点把昏昏家朴痴汉还回来!!!”白贤边咆哮边挥舞着手里的台灯……
       “白贤你抽什么风,我就是朴灿烈啊,还有,朴痴汉是什么鬼啊!”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下来,走到窗子前拉窗帘……
         听到这个回答 ,白贤才弱弱的睁开眼睛,这不睁不知道,一睁开就合不上了,啊呸,什么合不上,是太惊讶了。
       “灿烈?朴灿烈???”
       “嗯哼~”   
       “我靠嘞!!你真的是朴灿烈???”
       “你觉得呢?”
          眼前的人正站在窗前,头发是卷卷的栗色,一双胡桃杏眼,挺拔的鼻梁骨,似撇非撇的眉毛让白贤觉得林黛玉那个简直不够看

          愣了半晌,发现脖子有点疼……
       “靠,朴灿烈,没想到你瘦下来倒也人模狗样的啊~”
        “你嘴咋那么损呢?什么叫人模狗样??”
         “朴灿烈!!!你那身高怎么回事!你难道真的是被肥肉拉低了身高,一减下来个子窜天猴似的长,说,是不是嗑药了?”
         “这个要看基因的……”
           
……

       “世勋最近怎么样?”
       “咦~整整两个月都不和世勋联系,我还以为你放弃了呢,果然外表再帅内心还是一样的痴汉啊……”
        “行行行,我痴汉,我痴汉行了吧,快跟我说说世勋怎么样了。”
         “这个……嗯,你,你还是当面问世勋吧,有些事儿我也说不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
         “白贤啊,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能见世勋吗?我是不是应该把头发染回来啊,我……”
       “灿烈啊……”
       “你担心什么啊,相信我,你现在特别好,保准一上街回头率杠杠的。”
       “这个我知道,你以为我这两个月是宅的?我是说我的样子符不符合世勋的审美,是不是世勋喜欢的类型……”
        “啧……冷冷的狗粮在嘴里胡乱的塞,我又不喜欢世勋那类型的,也不喜欢你这类型,我怎么知道啊,唉,痴汉心,海底针啊……”
          “要你何用。”

     
      
       

【灿勋】眉目成书

眉目成书3

          洗漱好的吴世勋跪坐在床边,他已经盯着手机不下十分钟了,瞅了瞅闹钟,嗯七点。这个时间是朴灿烈叫他起床的时间。
        
……
      “灿烈啊!你到楼下了吗?我这就下来马上!今天可以一起去喝的美式冰哎,今天应该不用排长队哦……”
      “残障勋你说话能把喘气带上吗???谁是朴灿烈,我是金钟仁诶!你接电话都不看来电显示吗残障勋?”
      “啊,不是灿烈啊,怎么会不是灿烈呢,怎么能不是他呢…………啊?金钟仁?你叫金钟仁啊,要不是你一口一个残障勋我还真不知道你是谁哈哈哈……”
     “吴世勋!你再记不住我是谁你试试!”
     “是是是,铲屎官大人,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下楼,猫,再不走赶不上公交了,我买了奶茶。”
      “放心,你爹我这一米八的腿不是白长的……”
      “合着你上身和头一共三厘米???”
     “喵喵喵???”
          
…………

      “哈哈,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奶茶的?”吴世勋一脸满足的嚼着嘴里的珍珠
      “哈?谁知道你也喜欢奶茶的,我喜欢喝这个我才顺手帮你买了一杯。”某人二眼神飘忽

…………
教室

        在吴世勋和金钟仁冲进教室一分钟后,讲师不负众望的来了。
        吴世勋看到就坐在自己旁边的朴灿烈,满足的扯开了嘴角,整个人都焕发了,吴世勋就知道,妹子只是一时的,朴灿烈一定能意识到,只有他这个竹马才是一世的,看来他有必要跟朴灿烈表露一下心思了。

放学……

       之前吴世勋与朴灿烈,勾肩搭背,讲荤段子,一块看片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只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吴世勋可是明白了自己心意的吴世勋,他可是想让朴灿烈成为他的人的人,再开口,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灿,灿烈啊,中午一起……”一起吃饭吧。
       “抱歉啊世勋,我中午要和雅蒽一起去吃饭呢,有什么事下午再说吧。”
        “啊……啊,嗯。可是……”可是昨天你都没和我一起吃饭。
        “哦知道了,再见世勋,去晚了就没有位子了。”
          吴世勋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他话还没说完呐!好气哦,都怪朴灿烈不好好听完他的话,他才这么生气,才不是因为灿烈和那个妹子牵手呢,灿烈一定是和那个是好朋友才牵手的 , 一定是……
……
“呦,残障勋,一个人呐。”某只人二出现的恰到好处。
“是呐,一个人,好像,被抛弃了呢。”
“猫啊,去吃海底捞怎么样?”
“人二啊,我真怀疑咋们是不是认识好几年了,你居然知道我喜欢吃海底捞!”灿烈都不知道 。
“跟你说了,奶茶是我喜欢喝顺手买给你的,火锅也是因为我喜欢吃才顺带上你的。”
        

…………

     “咧咧啊,刚才那个男孩子是谁啊?”
     “他啊,你弟媳。”
      “可以呀灿烈,有出息,过年带回家让妈妈也见见呗?”
        “那你刚见面亲我一下就是为了让我昨天我家孩子吃醋吗?”
         “hhh,聪明如我弟弟啊,我跟你讲,你没看见刚才小世勋那个眼神啊,怎一个委屈了得,咧咧啊,你再不去解释,估计你家孩子就要被拐走了哦~”
        “我家孩子哪有那么蠢。”




          

  

【灿勋】眉目成书

眉目成书2

        吴世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超市走回家的。
        他觉得自己残疾的厉害,出门能不带手机不带钱包。不过以前都是和朴灿烈在一起的,手机嘛,不带就不带,反正朴灿烈一直和他在一块。钱包嘛,不带就不带,反正朴灿烈一直和他在一块。可是,可是朴灿烈他不在啊,是啊,没和他在一块儿啊……
       想到这吴世勋又委屈了,都怪朴灿烈,为什么瞎啊(各种方面),明明就在隔壁的收银台,却没有看见他。眼里就只有那个言笑晏晏的妹子了吗?你们才认识几天啊,她有我白吗?有我腿长吗?有我好看吗?有我体贴吗?(啊这个真不好说哈)不就比我多了个洞,有那么好吗?
       吴世勋想到这眼睛又红了,因为没带钱,所以没有买到药,只能草草的喝几杯热水,裹成一坨在床上挺尸。
……

       时间回到上一章🏃
      “先生,一共是三十七元”售货员           [挖钱包]
      “先生,麻烦您快一点,后面还有顾客排着队呢。”
        [继续挖钱包]
      “先生,微信支付也是可以的呦~”本来百般无聊的售货员好像发现了有趣的事,冲吴世勋眨了眨眼睛,状似无辜的友好提醒。
      “那啥,我我我好像把钱包和手机都落家里了,真的,我出门的时候换了衣服来着,好像忘了把钱包手机拿出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给你们工作捣乱的,我……”
     “哦?先生,这些药已经扫完码了哦,再退回去的话我这个的奖金就没有了哦,我也是个学生啊,你看这……”收银员憋着眉头,看样子好像很为难 。
       “不,不好意思啊,要不然你把你微信号给我吧,我我回家了立马把钱给你转过去。”吴世勋可没经过这事儿,他脸皮薄,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对于隔壁收银台的朴灿烈,他已经不指望他了,就凭他对着那妹子的一脸宠溺,吴世勋就不指望了。
         
……
       等吴世勋埋怨完,才想起来:哦,自己好像还欠着人钱呢  ……
:osehun :收银员先生?
人二仁   :小猫?额不对,或者该说,残障人士?
:osehun :啊啊,我就是今天没有带钱啦,不算残障不算。
:osehun :小猫是谁?
人二仁   :还说不是残障嘛?我在和谁聊天呢,嗯?
:osehun :hhh我智障了,那我们今天才认识啊
:osehun :为什么就要叫我小猫呢?
人二仁   :大概你手足无措的样子太像柜台上的招财猫了。
人二仁   :哈?才认识?吴世勋你是不是瞎啊,我就坐你后面第三排,你那眼睛怎么长得啊……
:osehun :哦哦哦!!!
人二仁   :明天下课一起去吃午饭吧,我顺便把药给你,看你今天脸色不太好……
:osehun :唉唉刚刚走的太急了,药居然忘了,天呐你还是叫我残障人士吧啊啊啊。
人二仁   :hhh承认了吧残障勋
:osehun :残障勋??我更宁愿你叫我小猫,虽然娘了点,但是残障勋这个叫法好丢脸[表情]
:osehun :吃饭啊……我没钱
人二仁   :我有啊,跟你讲我刚刚发了工资,明天爷请你吃好的
:osehun :明天,明天不行,有约了呦
人二仁   :你家竹马呀
:osehun :hhh聪明聪明,吾子可教也
人二仁   :哟,搁这给谁当爹呐
:osehun :谁应就给谁咯
:osehun :不说了不说了,我睡觉去了啊,明天可是我们家大竹马生日,我可不能变成熊猫去了。
:osehun :睡觉了,拜拜!

……

       桥豆麻袋!他上微信的本意是什么来着?啊……好困啊,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吴世勋还是再看了微信一眼,嗯,朴灿烈一条消息也没发。
       他没有把手机关机,他没有调静音,他怕朴灿烈发给他消息他不能秒回。
       还有,他觉得,明天早上不会有人打电话叫他起床了,楼下呢?还会不会有个人在楼下的自行车棚自拍呢。
         他破天荒的定了闹钟。

眉目成书by白果果

眉目成书1

         吴世勋和朴灿烈认识了八年,世勋现在已经22岁了,比起以前的软糯,现在更加漂亮,更加让人想推了。朴灿烈更加开朗了,长得更加的帅气。
         吴世勋发现自己喜欢朴灿烈是在大学的时候。那天课前准备时,正给女生纠正曲谱的朴灿烈猝不及防的被那人亲了一口,而刚好吴世勋就坐在边上睡醒,谁知道眼一睁,头一抬,就看见了这么一幕:女生很专注的看着正认真检查谱子的朴灿烈,女生长得很好看,这会连两眼度数加起来快七百度的吴世勋都看出了那人眼睛里的波光粼粼,还有面颊的绯红( ?)
      吴世勋表示很不爽,但是在他想要站起来提醒那女生注意距离的时候,猝不及防就被喂了满满一嘴狗粮。吴世勋表示浑身都不爽了,他感觉自己有撕了那个女生的冲动,哼,小贱人。
       吴世勋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理过朴灿烈,但是那天晚上,他梦见朴灿烈在他家给他纠正舞步,然后他就做了那个女生的动作,亲了朴灿烈。
      吴世勋早上起来回想起也是一脸懵逼的,他本来就是个很现实的人,既然能梦见朴灿烈吻他,那就可以解释他昨天为什么不爽了。
       等到世勋到了舞蹈室里,朴灿烈的座位却不像平时那样空着,那儿原本是他吴世勋早上用来趴着晒太阳补觉的位置,现在那里的,是一个窈窕的背影——那个女生啊。
        女生的表情不如平时的冷艳了,今天依旧面颊绯红( ?),而朴灿烈平时乱糟糟的桌子,今天却格外的整齐,桌子上的曲谱被整齐的码在新买的书夹上,平时不是缺笔帽就是颜色搞混的杂乱的笔也被整整齐齐的放在笔包里。桌上摆着一把吉他,那个吉他好像是出自朴灿烈最喜欢的艺术家之手,好像正好是吴世勋打算今年送给朴灿烈的生日礼物。他买的时候,被告知售了出去,他只能买了个手工的吉他包,虽说是吉他包,但价格与那把吉他倒不相上下,现在已经到海关了。吴世勋在想他今天要不要去退了。
      女生真的很细心,朴灿烈的书和本子被分的很好,桌上还放着味浪仙的零食,还有不知名的早餐,看来是女生起了个大早弄的。
      吴世勋还没酸酸的感叹完女生的贤惠,朴灿烈就已经进来,他看到女生并不惊讶,反而笑的很暖的走了过去,他弯下身子去摸女生的头,吴世勋感觉自己再被强行喂狗粮会忍不了自己的洪荒之力,略带尴尬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他确信朴灿烈是看到他待在班里的,也是能够察觉到他离开了班里的。
       他没有走远,甚至可以说他没有走。他就站在后门口,他觉得,朴灿烈和自己可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没理由不出来找他啊,可他却一个人站在门口直到上了课。
        他面无表情的走进了舞蹈室,坐在最后一排,老师在前面点名,他在角落里,把头埋在臂弯里。他不知道他在伤心什么,他只知道他在那发呆。今天被算了旷课,因为老师喊了他的名字,他也没有喊到。
       吴世勋觉得他的自我修复能力真的很好,到了下课,他就不太在意早上的事情了。现在他只想知道,朴灿烈和那个女孩是什么关系,他还有没有追朴灿烈的机会。
       他站在讲室外等朴灿烈,酷暑的缘故,吴世勋脸上已经出了一层汗,他偶额用手擦擦汗,然后又一脸执着的站在那,等到讲室里不再有人出来时,吴世勋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被遗弃了啊。
       吴世勋一时还接受不了自己被遗弃的事实,他很奇怪,为什么一个才认识的女生能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取代了他用了八年才守住的位置。
       吴世勋是励志要做壁虎一样的人。不管前一天被如何弄掉了尾巴,却总是能够及时的长出来。
       晚上的时候,吴世勋因为一天没有吃饭而犯了胃病。他其实很怨朴灿烈,平时的早餐都是朴灿烈买好的,平时午饭都是朴灿烈带他一块去吃的,平时到了晚上朴灿烈一定会打电话让他吃饭的,偶尔还有亲手做的寿司悄悄奉上。可是今天,什么都没有,或者是说从今天起,什么都没有了。
       吴世勋的原则是能自己好就坚决不吃药的,能不要的东西就不要的。。所以在他的家里除了vivi的狗粮,你不要想找到一点关于吃的东西的,连厨房也被改成了衣帽间,因为吴世勋需要一个地方放自己喜爱的鞋子和帽子。吴世勋开始胃痛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给朴灿烈打电话,可是好死不死的就看见了灿烈的最新的ins。内容是一张照片,背景是超市,照片的主角是一个认真挑选食物的女生。
       吴世勋有些不爽,他饿了一天在这里胃疼,朴灿烈却温香软玉,在超市里秀恩爱。吴世勋觉得胃更加难受了,他额头上已经细细密密的出了一层冷汗。明明是七月的天气,他却有点冷。
       权衡再三,他决定得去一趟超市,他要买点吃的,再买两个暖宝宝,不要问他为什么不去药店,吴世勋可是个有原则的人。
       全是超短裤的街道上,上下裹的严严实实的世勋倒显得异常突兀。他出了小区之后,没有去小区里的便利店,硬是走了二十几分钟到了朴灿烈家附近的超市。吴世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或者他来这大概是要确认什么吧。
        走的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最终的后果就是他的胃更痛了。他只拿了暖宝宝,因为明明一整天都没有东西下肚,此刻他却没什么胃口,珍珠奶茶也提不起性质。
        在零食区转了好几遍,他硬是什么也没拿,就像来超市过眼瘾的孩子一样。
       他现在都不敢去翻自己的钱包,他怕里面不超过三张的五十元“大钞”闪瞎自己。他越发觉得他不是没胃口,而是不敢有胃口了。
         本来他计划的很完美的,虽然他和朴灿烈认识了八年有余,但是不代表朴灿烈就一定和自己什么都一样啊,比如朴灿烈就很有钱,而他一月就2000块一毛都不会多。
        他也不是抱怨,只是买吉他包的时候,他和朴灿烈还是形影不离的,早餐有人买,午餐有人买,他完全不用担心买了吉他包后他会没钱吃饭,只是谁能知道半路杀出个妹子来啊!!而且朴灿烈看见妹子怎么就像看见亲妈似的啊!!并且迅速忘了他的存在啊!!他有什么办法啊他也很绝望啊!!

      

TBC